我的人生好像來到一定的階段,

不再是無憂無慮歡喜度日了.

以往,天大的事情有長輩扛著.

現在,這個承上啟下的擔子,

真的輪到身上來了.

 

三月三十日,再不捨也要送走哥哥了.

母親見祂最後一面,

潰堤的淚水終於再也忍不住地…

姐姐哭喊著:我沒了哥哥~

我也茫然著…

 

次日,姪女告訴我,

哥哥的眼角有淚光,

我還笑說是退冰的水珠!

其實…

我真的希望那是淚水,

告別陽世親人的依戀和悸動~

 

家祭時,

聽著一遍又一遍相似度百分之九十九的祭文,

內容已經模糊的記不起來了,

依稀還記得的就是~~~南柯一夢

我多麼希望所經歷的事只是一夢南柯啊,

醒來時所有的人都還在原來的位置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 SHARON 的頭像
HO SHARON

Sharon's 雍容慢活

HO SHAR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